国家统计局 |山西省人民政府 首页 繁体版浏览 移动版 +微信

表里山河展新颜 三晋儿女奔小康--新中国成立70年山西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十四

发布时间: 2019-09-10 13:17 来源: 【字体: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三晋儿女在党的正确领导下,解放思想、同心同德、艰苦创业、锐意进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写下了光辉的篇章。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省委、省政府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针,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紧紧围绕保障和民生改善这条主线,认真贯彻落实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和方针政策,多措并举增投入、补短板、兜底线,千方百计增加居民收入,实现了居民收入稳定增长,城乡收入差距不断缩小,消费结构换档升级,人居环境明显改善。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三晋儿女实现了由贫穷到温饱,再到迈向全面小康的历史性跨越。 

一、新中国成立70年,城乡居民收入剧增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省城乡居民收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57年的196.9元增长到2018年的31035元,增长158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57年的80元增长到2018年的11750元,增长147倍。特别是改革开放的40年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分别达到12.4%12.7%。纵观我省城乡居民收入变化趋势,大体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一)生产力落后及发展缓慢阶段 (1949-1978年) 

新中国建立初期,我省国民经济形势严峻,困难重重,人民生活处于缺吃少穿的困境中,吃饱穿暖成为最低要求。统计资料表明:1949年人均年现金收入还不足100元。面对这样的困局,我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恢复和发展生产,稳定物价,安排就业。到1978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01元,比1957年增长153%,平均年增长率仅为2%。农民纯收入达到102元,比1957年增加了21.6元,增长率为27%,平均年增长率仅为1.1%

(二)计划经济体制内部引入市场机制改革阶段(1978-1992年) 

改革开放以来,我省经济发展逐步突破计划经济的传统桎梏和束缚,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社会经济全面发展,综合实力明显增强。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有力的促进了农村生产关系的调整和生产要素的合理配置,农、林、牧、渔业得到全面发展。 

这一时期,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现了突破性的增长。1992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23元,比1978年的301元,增长4.4倍,年均增长12.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27元,比1978年的102元增长5.1倍,年均增长13.9%。经过14年的变革,工资性收入对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影响明显减弱,工资性收入比重逐年下降。城镇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由1978年的99.0%下降到1992年的85.4%。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由1978年的76.4%下降到1992年的31.1% 

(三)全面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阶段(1992-2002年) 

1992年,中共“十四大”确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目标后,我省一方面加快了对公有制经济的改革,另一方面出台了一系列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截止到2002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214元,比1992年增长2.8倍,年均增长14.4%。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236元,比1992年增长2.6倍,年均增长13.6% 

城乡居民收入构成不断优化,使得城镇居民工资性收入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从1992年的85.4%下降到2002年的74.3%,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转移净收入占比分别从19920.6%0.4%13.6%上升到2002年的4.9%2.2%18.6%。非工资性收入占比不断提升,表明城镇居民工资性收入不再是收入的绝对主体,经济体制的改革为城镇经济注入了活力,也调整了城镇居民收入的内部结构;农村居民经营净收入占比从1992年的62.7%下降到2002年的55.6%,而工资性收入占比则从1992年的31.1%上升到2002年的40.5%,表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用工需求加大,外出务工机会增多,工资性收入成为农民增收的最大亮点,农村居民收入不再仅仅依赖于土地,增收渠道趋向多元化。 

(四)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阶段(2002年至今) 

进入新世纪以后,随着党的十六大、十七大的召开,全省经济保持持续、快速的发展态势,经济总量明显增加,财政收入大幅上升。党的十八大特别是党的十九大的胜利召开,全党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以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历史性新成就,人民生活跃上新台阶。省委、省政府积极落实国家各项惠民政策,不断加大省财政资源向基层延伸,向农村覆盖,向基本民生倾斜。尤其是随着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的实施,我省农村居民增收步伐加快,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超过城镇,城乡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呈现农村居民收入追赶城镇的良好局面。 

2018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035元,突破3万元,比2002年增长了5倍,年均增长10.6%;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750元,比2002年增长了5.3倍,年均增长10.9%。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高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0.3个百分点。 

二、新中国成立70年,城乡居民增收呈现四大亮点 

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我省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逐步推进,破除了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平均主义分配方式,在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基础上,允许和鼓励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不断加大收入分配调节力度,极大地提高了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就业观念不断更新,就业门路增多,经营和理财意识不断增强,工资收入、经营收入以及各种财产收入不断增加,特别是随着收入分配制度的不断深化,城乡居民的转移性净收入也快速增加。 

(一)工资性收入的增长是城乡居民增收的主旋律 

2000年以前,按劳分配制度释放了劳动者极大的生产积极性,带来了工资性收入的不断提高;2000年以后,市场导向的就业机制逐步建立,社会职业构成发生变化,社会分工不断细化,劳动力在不同行业、地域自由流动,分配制度不断完善,劳动力价值得以充分体现,推动工资性收入快速攀升。在农村,随着乡镇企业、城镇化水平、区域经济不断发展,大量剩余劳动力不断向第二、第三产业转移。国家各项劳动保障制度的完善,保护了居民就业的积极性。特别是我省最低工资标准的不断上调和对各项保障措施的有效落实,促使居民就业收入稳定增长。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的40年间,我省城镇居民的工资性收入增长58.8倍,年均增幅11.1%;农村居民的工资性收入增长70.3倍,年均增幅11.5%,快于城镇0.4个百分点。2010年,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首次超过经营净收入,成为农村居民收入的第一大收入来源。农民工资性收入占比的提高,表明农村剩余劳动力实现了有效转移,越来越多的农民脱离了传统收益较低的农业生产经营,外出打工获得了较高收入,农村居民增收渠道进一步拓宽,工资性收入成为农民增收的最大亮点。  

(二)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使得家庭经营方兴未艾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不断完善,全省经济发展越来越具有活力,为城乡居民增收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平台和就业机会,也拓宽了增加收入的渠道。人们不再单纯追求“铁饭碗”,而是适应市场经济的变化,大胆投身到非公有制经济中寻找收入较高的行业就业。特别是“十八大”之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实施以来,省委、省政府着力于经济环境的改善,为“双创”营造了良好的环境。2012年国家批准山西建设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全省上下以转型综改区建设为统领,创新转型综改区建设体制机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改革等改革持续推进,并着力打造“六最”营商环境。这些政策极大激发了群众创新创业热情,全省城乡居民经营活动明显增加。 

我省城镇居民经营净收入从1984年的1元提高到2018年的2574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1978年的0.2%提高到2018年的8.3%,提高了8.1个百分点。农村居民经营净收入从1978年的15元提高到2018年的3075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1978年的14.7%提高到2018年的26.2%,提高11.5个百分点。 

(三)财产净收入成为城乡居民增收的强大推力 

社会经济的发展对我省城镇居民的投资理财观念产生了很大影响,居民的投资理财意识不断增强,金融投资活动日趋活跃。居民通过购买债券、股票、基金等有价证券获得利息、股息和红利等,使得财产净收入大为增加。同时,住房制度改革以后,越来越多的居民拥有了自有产权住房,许多家庭还通过出租住房增加财产收入。数据显示,1986年以来,全省城乡居民财产净收入逐年提高,城镇居民财产净收入由1986年的4元增长到2018年的2286元,年均增幅达到了21.9%;农村居民财产净收入由1978年的2元增长到2018年的193元,年均增幅12.1%。财产净收入已经成为当前居民增收的潜力股,财产净收入的逐年增加,有效推动了百姓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真正体现了“藏富于民”的理念。 

(四)社保改革覆盖全面,转移净收入为城乡居民增收注入新动力 

近年来,民生保障体系逐步完善,社会保险覆盖面不断扩大,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现全覆盖,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城乡低保和医保财政补助标准持续提高,养老服务体系初步形成等工作有效开展,对增加群众收入,提高生活水平和社会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2018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为7602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24.5%,相比1978年的3元,年均增长21.6%,成为城镇居民第二大收入来源,转移净收入已经成为城镇居民增收的新亮点。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和视察山西重要讲话精神,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摆在全省工作的突出位置。贫困地区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出台了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建立完善政策保障机制,精准施策,大胆尝试脱贫攻坚新思路、新模式,持续推进全省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有效促进了农村居民转移净收入的增长。2018年全省农村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为2746元,占可支配收入比重为23.4%,相比1978年的7元,年均增长16.1% 

三、消费能力显著增强,消费升级步伐加快 

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和社会的全面发展,我省城乡居民逐渐告别了物质生活相对短缺的时代,衣、食、住、行等方面的变化可谓日新月异。餐桌食品充裕丰富,服装服饰从单一化走向多姿多彩和个性化,手机、互联网的普及使人们日常交往变得更为快捷,外出旅游成为百姓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我省城镇居民消费性支出从1978年的275元增加到2018年的19790元,增长72倍,年均增长11.3%;农村居民消费性支出由1978年的91元增加到2018年的9172元,增长101倍,年均增长12.2% 

(一)低下来的恩格尔系数 

“民以食为天”,居民食品消费的状况和变化是衡量居民家庭生活水平高低的标志。我省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由1978年的55.6%下降到2018年的23.8%;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由1978年的67%下降到2018年的27.7%。恩格尔系数的下降,表明全省居民用于食品消费支出的比重逐步降低,用于发展和享受型消费比重逐步提高。 

(二)衣着服饰时尚化、品牌化   

70年间,我省城乡居民衣着消费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彻底改变了以前的御寒保暖耐穿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观念。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使居民对“形象消费”逐渐产生兴趣,着装由长期注重价格和实用性转变为追求成衣化、时尚化、品牌化。为展现个性魅力,根据场合选购品牌衣着、时尚服饰已屡见不鲜,用于衣着服饰方面的消费也不断增多。2018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衣着支出1821元,比1978年的47.6元增长38.3倍,年均增长9.5%。农村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626元,比1978年的13元增长48.2倍,年均增长10.2%,增幅超过了城镇。由此可见,农村居民在收入不断增加,生活得到保障以后,购买力不断增强。 

(三)居住环境不断改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住房制度改革的深入,城镇居民拥有一个成套、舒适和宽敞的住房终于由梦想变成了现实,从居者“忧”其屋发展为今天的居者“优”其屋。调查数据显示,1980年,全省城镇居民的人均住房面积仅为4.54平方米,而截止到2017年,城乡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分别为32.40平方米和37.81平方米,根据《山西省住房和城乡建设事业“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城镇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将达38平方米。同时,住房配套设施日趋完善,家庭住宅内配备自来水、卫生间的比重有了很大提高。而在农村,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乡村振兴战略的稳步推进,农村居民的居住环境也得到了极大改善,越来越多的农民都住上了新房。过去的土窑洞已经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设施齐全的“小洋房”,俨然城市郊区别墅的样子。 

住房条件的改善相应拉动了城镇居民的住房消费支出,我省城镇居民居住方面的支出在改革放开的40年间,由1978年的9元增长到2018年的4247元,年均增长16.6%,农村居民由1978年的9元增长到2018年的2076元,年均增长14.6%     

(四)出行通讯更加便捷,精神文化生活丰富多彩 

70年来,我省城乡交通条件显著改善,城市道路、铁路、高速公路和航线不断增加,居民出行的交通工具不断升级,发展出越来越多的方式,飞机、火车、高铁、公交、私家车、出租车、共享汽车、共享单车、公共自行车、“滴滴”等等,人们可以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交通方式出行。值得一提的是当今汽车消费档次也在升级换代,汽车消费从代步工具的适用性向追求舒适、高档和享受型转变。 

随着通讯产业的蓬勃发展,居民的信息消费需求不断增强,从固定电话再到互联网的普及为居民沟通架起了桥梁。曾经十分罕见的手机,现在俨然已经成为城乡居民的必备品,手机的功能也已经不仅仅满足于人们之间的通信,而是发展成为集通信、拍照、社交、上网、支付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智能手机。数据显示,我省城镇居民交通通信支出由1978年的3元增长到2018年的2497元,年均增长18.3%,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由1.1%提高到12.6%;农村居民交通通信支出由1978年的0.5元增长到2018年的1107元,年均增长21.2%,占人均消费的支出比重由0.5%提高到12.1% 

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居民文化消费的快速增长期已经到来。这不仅对居民消费的增长产生相应的刺激作用,更重要的是对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产生更大的推动力,同时,也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精神生活。近年来,旅游业的兴起和发展成为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新型行业,旅游消费走进百姓生活。飞机、动车、高铁等各种交通方式的迅速发展为人们外出旅游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同时,随着“黄金周”“春节假”“小长假”以及企事业单位带薪休假政策的落实,有效带动了旅游消费的热潮,很多国内著名旅游景点和风景区接待人数和旅游收入都双双刷新历史记录。除了外出旅行,城乡居民也开始更加注重日常精神生活水平的提高,博物馆、图书馆、科技馆等文化场馆设施齐全,每逢周末便门庭若市,图书馆更是“一座难求”,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视,促进了居民在教育文化娱乐方面消费的不断增长和升级。 

以上数据的变化充分说明了建国70年来我省城乡居民生活的巨大变化,居民的基本生活消费比重在下降,发展和享受型消费比重在逐步上升。全省人民的生活实现了由贫困向温饱、再由温饱向总体和整体达小康、进而向全面小康奋进决战的历史性跨越,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了坚实基础。 

70年沧桑巨变,70年风雨兼程,我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回顾峥嵘岁月,鉴往知来;展望锦绣前程,催人奋进。当前正值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我们坚信3700万三晋儿女将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坚定地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同心同德、团结奋进,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力书写好经济更加发展、民主更加健全、科技更加进步、社会更加和谐、环境更加美好、人民更加幸福的“山西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