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计局 |山西省人民政府 首页 繁体版浏览 移动版 +微信

我们走在扶贫道路上(五):一片冰心在玉壶

发布时间: 2019-10-21 16:42 来源:高登铭 【字体:

  编者按:岢岚县地处晋西北黄土高原中部,属于深度贫困地区,山西省统计局结对帮扶点就在此地。为了能让扶贫好政策落地,实现脱贫致富奔小康的目标,局党组严格按照省委第一书记选派要求,硬抽人、抽硬人,一任接着一任干,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精神向贫困宣战,接下来让我们听听奋战在一线干部的扶贫故事。 

 

  2015年8月-2017年8月任职于高家会村第一书记  高登铭 

  先讲一点感受,我离开高家会村已经两年多了,这次来,感受到有诸多的新气象新变化,最主要的是乡里的办公场所和村容村貌的变化。高家会村民见到我非常热情,使我非常感动,但有点歉意,我年龄较大,记性不好,再加上不在其位,有的村民名字叫不上来了。 

  我来的时候是20154月,当时是扶贫工作队员,同年8月,担任高家会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当时高家会村完全是一片散沙,村两委班子没有一点点凝聚力。村党支部书记据说能力不足,任职多年,跟村民矛盾也多,乡党委主要领导不用他,用的是村委会主任。村主任据说能力还是有,但赌博成性,我到任后仅仅跟他接触过两三次,便卷款逃逸,之后被公安机关抓获,法院判刑,在我离开的时候还没出来。之前的高家会村完全可以说是满目疮痍,破烂的房子和院子,遍地的垃圾,田间地头随处可见的塑料薄膜碎片。横穿村中的一条公路上,大型的运煤车一辆接着一辆穿行,尘土飞扬,这条公路出过多起事故,给村里造成很大隐患,非常影响人的心情,再何谈幸福指数。 

  高家会乡政府机关经过这几年脱贫攻坚的磨砺,逐步进入制度化和规范化,乡政府一些干部,负责任有担当作风果断,我印象深刻。关于我在任的两年所做的一些工作,《中国信息报》记者写过一篇报道,当时我提供给他一个底稿,我把底稿找了出来,给大家念一下。 

  中国信息报发稿:《一片冰心在玉壶》 

  已经54岁的高家会村“第一书记”高登铭,估计是2015年派驻岢岚县“第一书记”中年龄最大的一个,此刻,他正行进在高家会村后的山坡田地间,满目一层一层的庄稼地绿油油的。进入农历六月初,禾苗正长,一天一个变化。土豆花白花花的,一眼望去,很自然,很清新。玉米两天时间,个头就蹿高了一尺。红芸豆是一簇一簇的,今年雨水不缺,墒情很好。老高沿着地边从这块地穿过那块地,从东穿到西,从北转到南,不时跟田间务作的村民打个招呼或者交谈几句。 

  农忙季节村民们早上六点出地,上午十点半左右太阳晒得厉害的时候回来,然后一些人又集中到村中的几个地方闲聊一阵。农闲的时候,村民多是集中在这几个地方晒太阳、聊天、打扑克、打麻将。聊天是村民日常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在乡政府院子的东侧、乡信用社前的广场上是人数集中最多的地方,旁边有个供销社,里边支着四五张麻将桌,老高注意到,一年下来,这里几乎天天有人玩麻将。 

  高登铭是省统计局派出的省委第27批农村扶贫工作队员,20154月派出,同年8月任职高家会村担任第一书记。下乡伊始,按照省、市、县的要求,首先进行入户走访调查掌握实情,老高很快发现,这村只有在前面提到的几个地方才能找见人。因而老高时常选择到广场,去跟村民们聊天,相互沟通一下,从中了解情况。老高经常把上面的政策给大家宣讲。高家会村民的绝大多数都认识他。村里居住的几乎都是中老年人,六十岁以上的占了近三分之一,因过去积累下的问题和矛盾较多,村干部在群众当中相当程度缺少正面形象。 

  夏季是最有生机的季节,夏季的田野一样激情四射,庄稼地里各色花儿竞相绽放。除了这个季节的田野,村庄总是显得有些颓废。主要原因是村里看不到年青人和孩子。在推动城镇化的过程中,村里原先有的初中和小学先后撤掉,孩子们上学基本上都要进城。孩子进城上学,母亲陪着,在城里租个房给孩子做饭。年青人大多外出打工。四十岁以下的村民实际很少在村里居住了。 

  农民结婚现在必须要在县城有一套房子,一套房子下来将近20万。2016年全村户籍人口353814人,不考虑外村在本村居住的,本村常驻户籍人口估计也就一半左右。在村的大多数村民主要收入来自种地,另有10几家养殖户,总算下来,村里每户一年的收入大体上维持在1.5万到4万之间,实际人均可支配收入应该说也有个七八千,可能一年跟一年不一样。但这样的收入水平要在县城买一套房子那是相当困难的。农民进城买不起房,农村女孩再不想嫁回农村去。在县城租房陪孩子上学的年青母亲,受环境影响,离婚率非常高。高家会村35岁以上没有结婚或已结婚后离婚的光棍汉有60多个,村民们觉得这是严重的社会问题。 

  时常看到老高与村民们交流,问一些他们村里的过去和现在,村民种什么作物,收成怎样,家里几口人,孩子多大,结婚没有,村里的情况如何,村干部如何,多渠道了解掌握全村情况,听取村民的心声,了解村民的痛苦,分享村民的欢乐,帮助村民出主意想办法。 

  村民贾兴平,45岁左右,男性,没有结过婚。因在其10多岁的时候,出过一起大事故,电线水泥杆砸到身上,导致肝脏破碎,动过大手术,当时鉴定伤残二级,现在不能干重活农活,没有低保; 

  村民贾小燕, 43岁左右,女性,结过三次婚,有两个孩子。因20多岁的时候,乘坐长途汽车在上车时,汽车发动将其卷到,头部重伤做过大手术,后精神上也出现一点问题,不能做活,没有低保。 

  类似的村民和农户各有各的具体情况,老高通过走访调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积极向领导汇报,在具体工作中深刻领会国家扶贫政策,积极表达自己对扶贫工作的认识,满腔热情地投身工作。例举的上述两位村民,贾小燕和贾兴平2016年均已办理了低保。 

  岢岚的冬天,天气非常寒冷,老高记得那是在2015年的农历十一月,村委会办公室里,正在召开村两委班子和村民代表联席会议,参会人员大概30多人,讨论建档立卡贫困户识别问题。室外温度接近零下30℃。室内门窗紧闭,烟雾缭绕,村民们抽着2.5元一盒的“庐山牌”香烟,一根接一根,间杂吵闹声、谩骂声,整个会场混乱不堪。连续开了三天会,老高被烟熏的胸脯难受了好几天。 

  贫困户建档立卡最重要的是精准识别,继2015年建档立卡贫困户识别开始,到20169月进行的第三次“再回头看”,老高他们前后经历了四次,主要依据是苛岚县出台的“八不进”识别标准,之后高家会乡根据具体情况增加了一条,也就是最终形成的“九不进”,即九类情况下不进入贫困户。比如:在城里买了楼房的不进,家里有汽车的不进,家人有在行政事业单位工作的不进等。虽说有了识别标准,但实际操作起来会遇到很多困难,县城或别的地方买没买楼房,外人很难掌握,有小汽车人家会说是借的,调查取证非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隐瞒事实、谋求利益是村民的普遍心理。再加上所在的村子大,矛盾也多,情况非常复杂。能否做到精准识别,对大家的工作是一项严峻的考验。老高与乡里的包村干部、村两委成员一道,主要工作方法就是群众路线,通过走访调查,村民代表大会民主评议,公示,针对有异议的直接跟农户进行细致耐心的沟通,依靠政策,依靠法律,通过说服教育,最后甄别出列颇受群众争议的20多户。应该说,较大程度上做到了公平公正。 

  通过第三次精准识别“回头看”,高家会村建档立卡贫困户最后确定91242人,其中已脱户48124人,未脱户43118人。在201611月进行的动态调整中又把已脱户中的3户调整为未脱户,再加上新生人口,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成为91245人,其中2015年已脱户45120人,2016年脱贫926人,预计2017年剩下的3193人全部脱贫,实现整村出列。 

  精准识别的目的在于精准帮扶,进而实现精准脱贫。针对贫困户的具体情况,老高他们因户施策因人施策,落实帮扶措施。贫困户大多数没有自主发展的能力,扶人要扶志,但有一些人无论你怎么扶,也是扶不起来的。针对这部分人,我们进行产业扶持的重点就是合作。2016年帮扶单位按照乡党委工作实施方案,开展多元化帮扶举措,其中一项就是针对这部分人,与养殖大户、合作社捆绑起来,给他们注入帮扶资金,让“能人”经营,给贫困户每年分红,协议每人实现年增收350元;2017年通过县乡两级政府搭桥,保险公司保险,政府与信用社、合作企业、保险公司、农户形成“五位一体”金融扶贫5万元的贴息贷款,合作企业按期分红,预期户均年增收4000元。 

  高家会村扶贫从改造提升农业机械化水平入手。2015年和2016年两年间,通过省统计局帮扶,高家会村民购买各种农机具25台,包括拖拉机、旋耕机、土豆机、脱粒机等,全村规模种植超过100亩的农户有10多户,基本上可以达到1个劳力就能完成100多亩的全部农活。2015年和2016年两年间,帮扶单位省统计局对高家会村91242人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进行了帮扶。其中:产业扶持购买农机具2556人,帮扶资金16.6万元;产业扶持养殖项目代养分红对象2754人,帮扶资金10.5万元;产业扶持养牛养羊58人,帮扶资金2.4万元;教育帮扶对象69人,帮扶资金9000元;劳务输出对象36人,帮扶资金11500元;农资补贴对象23人,帮扶资金9000元;生态补偿对象24人;低保户1114人,五保户66人。贫困户人均帮扶资金达到3300元。 

  有的时候,把贫困户看的过重,反而适得其反,村民不思进取,精神懒散,得过且过,甚至争当贫困户,当贫困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是想着怎么发展,而是想着怎么找乡村领导要一点利益。根据村里的实际情况,老高从2016年开始,把重点放在典型示范户的引领作用上。62岁的村民徐满福自力更生自强不息,2015年率先脱贫。他善于动脑子想办法,家里有多种多样的农机具,其中不少是他自己组合装配起来的。现在,他家单凭他一个劳力就能完成150亩地的农活。他的三个儿子,在他的影响下,各自通过勤劳致富,在县城买了楼房,稳定了就业;56岁的苗毛仁夫妇,艰苦奋斗,创业持家,也是2015年率先脱贫。家里养了150多只羊,种了五六十亩地,依靠夫妇俩的辛勤努力,三个子女,出了两个大学生,一个研究生。 

  60岁的村民赵锦华,种了四五十亩地,开了个“小门市”,方便了群众,发展了自己。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家姑娘赵丽,今年36岁,之前学校毕业在外打工了几年,后来回家乡创业,发展电商,利用岢岚县当地出产的小杂粮,经过严格筛选,严把质量关,通过在阿里巴巴注册的“山丫头半个锄头”农家店,持续两三年年销售额达到20多万元,她在岢岚县是发展电商最成功的一家。赵锦华的儿子大学毕业在北京发展,在家里的支持下,在北京已买下了住房。老高积极鼓励赵锦华,希望他进一步发展连锁店,做大做强,做农村电商带头人。赵家不是贫困户,但直接或间接地支持和帮助了贫困户的发展。 

  高登铭在工作实践中,始终践行“两学一做”,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学习党章,做合格党员。他亲自带头讲党课,定期召开村两委班子工作学习座谈会,规范记录学习笔记和工作台账,强化基层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充分调动干部群众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增强村两委班子的凝聚力,化解群众矛盾,建设和谐乡村,同乡派包村干部和村两委班子,一道共同致力于脱贫攻坚。